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审判实务 >> 案例精选 >> 正文
信用卡盗刷案件如何厘清审理思路
发布日期:2017年11月24日 15:53  浏览:   字体:   作者:张明  来源:  打印正文

[案件提示] 

信用卡盗刷案件在边疆少数民族地区也不是新鲜的事了,这类案件涉及的主体主要有持卡人、发卡银行及特约商户。院在审理信用卡盗刷案件中应当如何向各方当事人分配举证责任,由何方承民事责任。本文以案例的形式进行归纳审理思路。 

[案情]

2010年4月30日,原告杨某某在被告昌宁农商行下属某支行办理了卡号为623190000038153555的金碧卡(以下简称金碧卡)一张,设置了密码,但未开通短信服务,期间该卡一直使用良好,后原告于2015年7月14日在昌宁农商行营业部换领了新卡。2016年3月29日原告长女陈某某与被告下属勐统支行签订借款合同,借款100万元,当天被告下属某支行将100万元转账到陈某某的6210178002036672000的账户内,后基于原告与陈某某签订的蔬菜购销合同和陈某某提交的提款申请书将办理的100万元贷款转到原告的金碧卡内。2016年4月5日,原告次女陈某持原告的金碧卡在某支行进行结算业务,将金碧卡内的30万元转账给夏某。原告曾于2016年1月20日至2016年1月25日在缅甸老街新百胜娱乐会所使用过金碧卡消费取款,后一直未使用。2016年4月6日原告到缅甸老街新百胜娱乐会所进行赌博,4月6日当天未使用过金碧卡,2016年4月7日,原告在该会所内将金碧卡交给会所工作人员操作往卡里存入35000元。2016年4月8日原告回到某支行取款时发现金碧卡内已无钱可取,经查询得知,原告金碧卡被他人盗刷。原告当天便向昌宁县公安局某派出所报案,昌宁县公安局于2016年4月8日决定对杨某某被诈骗案立案侦查。2016年4月9日原告持金碧卡在某支行存款200元,证明真卡在自己手中。经昌宁县公安局和苏州市公安局某分局侦查,于2016年5月7日抓获柏鹏、周银河、庞维、王红四名犯罪嫌疑人,上述四名犯罪嫌疑人供述:2016年4月6日,一个自称在武汉一家会所工作的武汉人,网名叫“小城大事”的“料主”通过QQ与犯罪嫌疑人柏鹏联系,要柏鹏帮他取一张余额有70余万元的银行卡上的钱,双方谈好分成后,当天晚上“料主”将卡号和卡的密钥从QQ上发给柏鹏,柏鹏又将卡的信息发给周银河,周银河制作了一张复制卡在常熟取现20000元、转账50000元。从2016年4月6日23时35分39秒开始至2016年4月7日14时32分46秒止,原告的金碧卡被他人用复制卡在江苏常熟、北京、大连、沈阳、上海、天津、重庆、美国、香港等地取现、转账、消费共计735069.91元。公安机关除抓获柏鹏、周银河、庞维、王红四名犯罪嫌疑人外,尚未抓获“料主”等其他犯罪嫌疑人,该案至今尚未侦破。原告于2016年5月21日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赔偿原告被盗刷的735069.91元和从2016年4月7日起至付清之日的利息(年利率按7.3625%计算)。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在被告处开立账户办理金碧卡一卡通,原、被告之间建立了储蓄存款合同关系,该合同关系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亦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六条规定:“商业银行应当保障存款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任何单位和个人的侵犯。”本案在原告与被告之间存在真实有效的储蓄存款合同关系的情况下,被告应保障储户的存款安全,包括对储户信息安全的保障义务,即银行首先要对所发的银行卡本身的安全性予以保障,防止储户信息、密码等信息数据被轻易盗用,其次银行应保证其服务场所、系统设备安全适用。本案被告以原告曾到缅甸赌场进行刷卡消费,是在赌场刷卡消费时泄露信息和密码为由进行抗辩,要求原告自行承担责任,本院不予支持。首先,被告无充分证据证明原告的信息和密码是在缅甸赌场泄露的,虽然有证据证实犯罪嫌疑人是在会所获取该金碧卡的信息和密码,但没有证据证明该会所就是缅甸老街新百胜娱乐会所,据犯罪嫌疑人柏鹏供述“料主”是武汉人,他在武汉一家会所内工作,该金碧卡的信息是他在会所内用采集器采集的;其次,被告并不限制原告到境外POS机进行刷卡消费。即使是POS机存在问题,被告是经国家批准专业经营存、贷款业务的大型金融机构,系涉案金碧卡的信息技术、用卡平台的提供者,比作为普通持卡人的原告更有义务,也更有条件防范不法分子窃取借记卡信息、制作伪卡、利用ATM机实施犯罪;第三,虽然被告提供证据证明2014年10月22日前被告的金融IC借记卡系统通过技术标准符合性和系统安全性审核,并不能证明2016年4月6日被告的金融IC借记卡及系统是安全的。本案被告以《云南省农村信用社金碧卡(借记卡)章程》规定:“使用密码进行的交易,发卡机构均视为持卡人本人所为”作为免责事由,本院不予认可。该条款是被告单方事先拟定的格式条款,且该条款免除了己方责任,加重了对方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条之规定,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故被告不能以此免责。被告答辩称应待刑事部分侦破后再对本案进行审理。本院认为,原告诉请被告承担责任虽与犯罪分子盗用卡内存款行为有一定的牵连性,但原告请求被告支付卡内金额的依据是储蓄存款合同关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二条之规定,原告有权依据合同关系要求被告承担违约责任,这与犯罪分子伪造金碧卡、盗取卡内存款的行为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如何追究第三人责任的问题并非本案的民事处理的前提,法院认为,本案作为储蓄存款合同纠纷可以独立于犯罪案件进行审理,被告的辩解理由不充分,法院不予支持。本案中,原告曾在境外使用过金碧卡,并在境外赌场将卡交由他人操作,2016年4月5日将卡交由次女陈某使用过,存在对金碧卡保管不善、使用不当的情况,其行为违反了合同约定的义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二十条的规定,原告应承担次要责任。被告负有安全保障义务,其系统及设备应当具有识别伪卡、保障储户资金安全的功能。原告的金碧卡在十余小时内发生一百多次不正常取现、转账、消费,被告的系统都未能识别。由于被告安全防范措施不当,存在安全隐患,未尽到保障储户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的义务,应当对存款人的损失承担主要赔偿责任。综合本案的实际情况,以原告承担30%,被告承担70%为宜。关于原告要求被告按年利率7.3625%的贷款利率承担利息的诉讼请求,因本案是储蓄存款合同关系,不是借款合同关系,只能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活期存款利率计算利息,故对其主张法院不予支持,应以银行同期活期存款利率计算利息。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条、第六十条第二款、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第一百二十条、第一百二十一条、第一百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由被告云南昌宁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杨某某514548.94元及利息(利息以514548.94元为基数,从2016年4月7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活期存款利率计算至付清之日止)。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审理]

二审法院经审理确认的案件事实:2016年1月20日至25日,上诉人杨某某到缅甸老街新百胜娱乐会所,自己消费或将金碧卡交给赌场工作人员帮助操作POS机和ATM机,根据昌宁农村商业银行交易流水记录,上诉人杨某某共计消费3次合计1万元,跨行支付收款1万元。经昌宁公安局某经侦大队和苏州市公安局某分局侦查于2016年5月7日抓获柏鹏、周银汉、庞维、王红四名犯罪嫌疑人,据主要犯罪嫌疑人柏鹏交待:2016年过年期间在网上聊天时发现网上有人在出售复制银行卡,我就加入了这个群里,发现做这个事情的流程,最上面的叫‘料主’。他们是把别人的银行卡信息通过刷卡、采集器等渠道收集好,然后做好复制卡(伪卡),叫“中介”人帮助取款或消费转账,经商讨我提取6%用于自己消费,其余按他指定的账户转账。2016年4月初,有个叫“小城故事”的人通过顺丰快递寄给我本人四张复制好的银行卡,并告知苏州三线城市可以取款或转账。4月6日,我们到苏州常熟市准备取现时,用QQ联系,“小城故事”才将密码发给我们。其余二审法院认定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一致。 

二审认为,上诉人杨某某持有上诉人昌宁农商行发放的金碧卡(借记卡),双方之间存在储蓄存款合同关系,应受法律保护。该储蓄存款合同关系成立后,杨某某负有保管好自己储蓄卡及密码的义务,昌宁农商行负有保证储户杨某某存款安全的义务。根据一、二审查明的事实,上诉人杨某某持有的金碧卡被复制前不仅将卡交由他人管理使用,同时曾经到缅甸老街新百胜娱乐会所赌场内消费或存取现金,特别是将自己的金碧卡交由赌场工作人员操作,已有不良消费习惯。根据公安机关侦查提供的犯罪嫌疑人的作案证据,犯罪嫌疑人在取款时,除了凭复制的伪卡外,还凭借了正确的密码。在上诉人双方均未提交证明复制卡人是如何获知密码的情况下,上诉人杨某某将自己的金碧卡在非正规、非正常渠道场所消费或交由他人帮助操作POS机和ATM机存取现金,不能排除其自身泄露了密码的可能性。因此,持卡人用卡不规范,未尽到妥善保管义务,依照民事过错责任原则,应承担主要责任,即杨某某应对涉案储蓄卡内金额被他人盗刷造成的损失735069.91元承担60%的责任,其上诉称昌宁农商行应向其赔偿全部损失的理由,因自身亦存在过错,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昌宁农商行作为国家的金融机构,保密是银行的法定义务,不仅包括对储户个人信息的保密,也包括为储户提供必要的安全、保密环境。根据其提供的交易流水凭证,该复制卡在跨日15个小时内同时在不同的省市、地区及香港、美国取现、转账、消费111次,作为发卡行接受了非法复制的银行卡进行交易,并未尽谨慎审查义务,在涉案的金碧卡的防伪技术上亦未尽到防范义务,已构成违约。依照民事过错责任原则,应承担次要责任,即昌宁农商行应对造成的经济损失承担40%的责任,向杨某某赔偿294027.96元及利息,其上诉理由部分成立,本院部分予以支持。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判决不当,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二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昌宁县人民法院(2016)云0524民初402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二、撤销昌宁县人民法院(2016)云0524民初402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三、由云南昌宁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杨某某支付经济损失294027.96元及利息(利息以294027.96元为基数,从2016年4月7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活期存款的利率计算至付清之日止)。 

[评析]

在同一事实方面,经过审理,一、二审在认定事实、分析证据、采用证据思路不同,得出的结果不同。对于这类案件如何厘清审理思路,笔者提出如下观点,与大家讨论。 

1、 固定原告的诉讼请求,是该类案件审查的基础。 

面对原告的诉讼请求包含者解除合同、赔偿损失、承担违约责任及利息、要求赔礼道歉等内容。一是要审查原告向发卡行主张的赔偿盗刷、扣款损失是否明确了具体金额及币种;二是原告主张赔偿利息等损失是否明确了赔偿范围、金额、计算方式及起止日期;三是要审查原告的诉讼请求是否明确,不明确的应当给予释明。 

2、 审查被告的抗辩是否合符法理,是该类案件审查的责任主体。 

在民形竞合、诉讼时效、过错责任、利息主张方面一是审查被告对民刑竞合情形下民商事案件的受理是否提出抗辩,最高人民法院有明确的司法解释,民商事案件与刑事案件应当分别受理和审理,被告主体以刑事追赃程序未完成主张不应受理或应中止审理的,法院不予支持;二是审查被告对诉讼时效是否提出抗辩;三是审查被告对伪卡交易的过错责任,对原告提出利息主张是否提出抗辩。 

3、 归纳争议焦点,是该类案件审查的重点。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应当及时归纳原、被告双方的争议焦点并引导诉讼。即伪卡交易中持卡人、发卡行及特约商户有没有尽到各自的责任义务,在伪卡交易中有没有过错,对损失的产生有没有因果关系是一般信用卡盗刷案件争议的焦点。 

4、 举证责任分配,是该类案件审查关键。 

一般而言,原告以下列证据可以认尽到初步举证责任。一是盗刷发生后即时到被告营业网点提取交易明细单据;二是盗刷发生后即时与网点联系以挂失的方式停止该卡交易;三是派出所报案回执及提及发生盗刷时信用卡由自已掌握的询问笔录;四是提供认定损失系盗刷人制作伪卡交易所为的生效刑事判决书。被告应对其在伪卡交易中无过错及原告对伪卡交易存在过错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一是被告应提交由其掌握的账单、签账单、监控录像等证据,以分辨交易人是否持卡人本人或盗刷的信用卡样式、颜色等与持卡人本人的信用卡是否存在较大差异等;二是被告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上述证据的,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5、 厘清事实认定,是该案件审查的主文。 

该类案件的大量工作是查明事实,在原、被告双方完成举证、质证之后,应当依据现有的证据及庭审过程认定案件事实。举证责任分为结果意义上的举证责任和行为意义上的举证责任,如果案件仍处于真伪不明的状态,应根据前述举证责任分配原则从结果意义上认定案件事实,负有举证义务的一方若举证不能将承担贩诉的风险。 

6、 明晰归责原则,是该类案件审查的责任。 

认定案件事实后即可确定各方当事人的责任,具体如下:被告无证据证明其无过错及原告有过错的,应承担违约或侵权责任;原告未尽妥善保管信用卡及密码义务的,被告在持卡人过错范围免除责任;被告承担责任后,有权向盗刷人追偿;被告有证据证明原告与盗刷人恶意串通的,不承担责任。原告负有妥善保管信用卡及密码义务,因未尽妥善保管义务造成伪卡交易的,应在过错范围承担相应损失。原告知道或应当知道伪卡交易造成损失但未在合理时间内采取措施防止损失扩大的,对扩大的损失无权要求被告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