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审判实务 >> 理论研讨 >> 正文
【中院】浅析毒品案件瑕疵证据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04日 09:15  浏览:   字体:   作者:段耀春  来源:  打印正文

一、 毒品案件瑕疵证据  

毒品案件瑕疵证据是指在毒品案件中,通过轻微违反法律规定的取证程序和方式取得的证据以及证据形式具有轻微违法性的证据。  

“瑕疵证据”一词虽早被理论界提及讨论,往往与非法证据混于一体,以致二者纠缠不清,普遍意义上瑕疵证据成为非法证据的另一称谓,或包含于非法证据外延范围内。《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首次对瑕疵证据及补正问题作出规定。《刑事诉讼法》第54条第1款规定:“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收集物证、书证不符合法定程序,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的,应当予以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不能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的,对该证据应当予以排除。”尔后,相关司法解释对瑕疵证据的表现形式、补正方法、采用条件等问题进行规范。  

从审判实践看,毒品犯罪过程较为隐蔽,“人货分离”已成为惯常手段,犯罪分子反侦查能力强,犯罪智能化程度较高。毒品犯罪案件的特点决定了此类案件的证据具有自身的特点:一是言词证据较少,且证明力较弱,除了交易双方一般没有其他人在场,缺乏旁证,涉案人员因与案件有利害关系,提供的言词证据可信度差。二是鉴定意见是关键证据,毒品的性质、成分、数量、纯度等特征只能靠物证鉴定意见来明确。三是人赃俱获的情况较为常见,但被告人往往辩称不知道系毒品或毒品不是其所有,“主观明知”难以判断。四是被告人供述易出现反复,在审判阶段时常受到“刑讯逼供”为由当庭翻供。五是特情介入或技术侦查等秘密手段是侦破毒品犯罪案件常用的手段,侦查机关处于保护特情人员或保守侦查秘密的需要,一般不愿具体、清楚地反映侦破经过。司法实践中,瑕疵证据多,导致卷内侦查机关“情况说明”普遍存在。毒品犯罪案件证据的特殊性,给法官审查判断证据,进而认定案件事实造成困难。  

二、 毒品案件瑕疵证据类型  

毒品案件瑕疵证据多,笔者结合审判实践对其进行分类  

说明。  

1、抓获经过  

抓获经过是侦查机关出具的证明被告人如何归案、犯罪后认罪态度及是否具有自首、立功等情节的重要证明材料,对被告人定罪量刑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表现形式:(1)内容简单,没有全面记录抓获全过程,如对是否有立功、自首情节没有记录。(2)线索来源不清楚。(3)抓获经过与被告人供述矛盾。  

案例:2016年8月31日,穆某某、王某某采取人体带毒方式运输毒品,途中被民警公开查缉,形迹可疑,在盘问过程中主动交代带毒事实。该案《抓获经过》内容简单,检察机关不认可自首,经与公安人员核实,出具详细抓获经过说明,经庭审质证,与被告人供述吻合,法庭依法认定自首,对二被告人依法从轻处罚。  

2、物证  

毒品案件中罪客观的实物证据是毒品,其他物证还包括毒品包装物、装载物,从包装物上提取物证以及装载毒品的工具等。  

表现形式:(1)物证来源不清,相关笔录没有反映。(2)物证提取不全,主要的毒品包装物。(3)侦查机关没有严格依照法律缴获毒品、封装毒品、交接毒品、保管毒品、送检毒品。  

案例:2015年9月20日,刀某某将毒品海洛因8块、甲基苯丙胺片剂3砣藏匿车门夹层内进行运输,途中被公安机关抓获。毒品没有当场封存、称量,而将毒品和车人带至办案点办理。刀某某拒不认可毒品数量。庭审期间,承办人阅卷后要求公安人员补证现场目击证人笔录、称量提取现场监控视频。庭审出示证件,刀某某才认可运输毒品数量,并详细供述受人雇佣运输毒品的经过。  

3、书证、笔录  

毒品案件中的书证、笔录,通常包括现场勘验笔录、现场图、检查笔录、辨认笔录、侦查实验笔录,银行卡转账记录、身份证明、手机通话记录、短信、QQ聊天记录、微信记录,以及侦查机关办案经过材料等。书证、笔录是毒品案件种瑕疵证据比较多的一类。  

表现形式:  

(1)现场笔录、检查笔录没有当场性,后补笔录等。另外,笔录签名盖章不全。公章以办案部门章为主,没有办案民警签名,甚至出现没有参与办案民警的签名等。  

(2)提取笔录不规范。毒品案件中没有见证人签名的情况比较多,这也应该属于瑕疵证据。此类案件一是公安机关查缉点比较偏僻或者时间因素等,无法找到见证人;二是没有合适的见证人。《办理毒品犯罪案件毒品提取、扣押、称量、取样和送检程序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八条:“毒品的提取、扣押、封装、称量、取样活动有见证人的,笔录材料中应当写明见证人的姓名、身份证件种类及号码和联系方式,并附其常住人口信息登记表等材料。下列人员不得担任见证人:(一)生理上、精神上有缺陷或者年幼,不具有相应辨别能力或者不能正确表达的人;(二)犯罪嫌疑人的近亲属,被引诱、教唆、欺骗、强迫吸毒的被害人及其近亲属,以及其他与案件有利害关系并可能影响案件公正处理的人;(三)办理该毒品犯罪案件的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实习人员或者其聘用的协勤、文职、清洁、保安等人员。由于客观原因无法由符合条件的人员担任见证人或见证人不愿签名的,应当在笔录材料中注明情况,并对相关活动进行拍照并录像。”这一规定就考虑到了实践中存在的问题,解决了没有见证人也可以进行相关的侦查活动的现实问题。  

(3)辨认笔录不规范。主要是:没有严格按照混杂辨认要求进行,辨认笔录后没有附照片和对应人员身份情况说明。零星贩卖毒品案件没有组织嫌疑人对购买毒品吸毒者进行辨认。现场辨认过程没有详细记载,甚至直接将嫌疑人开车来至现场指认。  

案例:袁某某、本某、英某在缅甸组织1845克甲基苯丙胺片剂后经中缅8号界便道偷运入境。三人供述从缅甸进入我国境内,没有说明具体入境点。庭审期间,要求侦查机关对入境便到进行指认,完善补充证据,依法以走私、运输毒品判处。  

(4)侦查实验笔录没有附批准文书。《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二百一十六条:“为了查明案情,在必要的时候,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可以进行侦查实验。对侦查实验的经过和结果,应当制作侦查实验笔录,由参加实验的人签名。必要时,应当对侦查实验过程进行录音或者录像。进行侦查实验,禁止一切足以造成危险、侮辱人格或者有伤风化的行为。”批准文书附卷是对其侦查实验程序性是否合法审查的关键。  

(5)电话勘查笔录简单或者没有。毒品案件中查扣到嫌疑人手机,没有对手机通话情况、QQ、微信进行勘查。  

案例:杨某某、肖某、彭某某贩卖、运输毒品案。杨某某负责联系毒品买家和卖家,电话指挥彭某某、肖某接运毒品。到达接毒品地点,彭某某用手机给肖某拍照,将照片传给杨某某,杨某某再转发给毒贩,毒贩在广场找到肖某交付毒品。杨某某到案后拒不认可参与毒品犯罪,抓捕杨某某时查获手机一部,侦查机关没有进行勘查,导致这一关键证据缺失。  

(6)排毒记录不规范。人体带毒案件在云南占有相当比重。有的侦查机关采取表格式排毒记录,没有排毒结束后X照片,难以形成完整证据链。排毒后没有嫌疑人对毒品指认记录或者照片。  

(7)身份证明材料不全或者矛盾。身份证明没有户籍辖区派出所盖章,没有注明前科情况。尤其是涉及缅甸国籍被告人身份难以查实,需要综合在案证据认定。  

案例:吴某某走私、运输毒品案,吴某某户籍登记年龄与其哥哥年龄大,显然错误,对其是否年满16岁存疑。案件审判期间,要求侦查机关到吴某某出生地进行补充侦查,调取《户籍证》《全户人员简表》《学生花名册》和相关证人证言,结合骨龄鉴定意见等证据,证实其犯罪时已满16岁,系未成年人,依法对其减轻判处。  

4、瑕疵言词证据  

毒品案件言词证据主要包括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证人证言。  

(1) 证人证言  

毒品案件的证人,主要是案件知情人(包括没有被追诉的犯罪嫌疑人)、案件线索提供人(包括侦查机关的特情人员)及其他案件事实证明人(包括驾驶员、物流承接人、现场目击证人等)。主要表现是询问笔录不规范,如笔录反映同一询问人员同时询问不同证人、没有告知权利义务等。特情人员没有联系方式,有的特情人员配合抓捕嫌疑人的没有再次做笔录,有的与被告人供述矛盾,案情无法核实。  

(2)讯问笔录录音录像缺失。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一条规定,侦查人员在讯问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可以对讯问过程进行录音或者录像;对于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案件或者其他重大犯罪案件,应当对讯问过程进行录音或者录像。依照相关司法解释,“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案件”是指应当适用的法定刑或者量刑档次包含无期徒刑、死刑的案件。即毒品案件中,涉案的冰毒、海洛因超过50克,鸦片超过1000克的,对被告人讯问时就应当录音录像。  

毒品案件司法实践中,对被告人讯问时不进行录音录像的情形比较少。会存在录音录像不全的情况,甚至只有“像”无“音”或者有“音”无“像”,这也是一种证据瑕疵。录音录像缺失的情况,公安的解释常称当时录音录像设备故障。根据《公安机关讯问犯罪嫌疑人录音录像工作规定》第十四条,讯问过程中,因存储介质空间不足、技术故障等客观原因导致不能录音录像的,应当中止讯问,并视情况及时采取更换存储介质、排除故障、调换讯问室、更换移动录音录像设备等措施。同时该条第二款规定,对于本规定第四条以外的案件,因案情紧急、排除中止情形所需时间过长等原因导致不宜中止讯问的,可以继续讯问,有关情况应当在讯问笔录中载明,并由犯罪嫌疑人签字确认。  

5、鉴定意见  

毒品案件的鉴定意见主要是对毒品进行定性和定量进行分析。此外,还有痕迹鉴定、DNA鉴定。主要问题是签订文书没有鉴定人签字或者用印章代替、鉴定人资质没有年检,鉴定文书没有送达、鉴定文书套用错误等。吸毒人员抓获后没有及时进行尿检。  

6、视频资料、电子数据  

毒品案件中视频资料、电子数据具有重要的作用,能客观反映案件事实,是证实犯罪的客观证据。要严格按照《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收集提取和审查判断电子数据若干问题的规定》进行提取。  

表现形式:  

(1)收集不规范。视频资料、电子数据制作、提取存在疑点,同步录音录像与笔录不一致。  

(2)收集不完善。能够反映毒品案件的公共场所监控录像没有及时调取,事后无法取证。  

7、技术侦查证据  

毒品犯罪案件的侦查中,大量使用技术侦查手段。由于公安机关技侦部门的特殊规定,技侦部门对获取的信息出具证据材料时,不提供录音带、录像带,只有部分重大或者被告人不认罪、证据单薄的案件才转换成书面证据材料。庭审时辩护人对此类证据展示要求迫切,技术侦查案件也一直是困挠审判人员的问题。  

案例:罗某某、陈某某、曹某某、祁某某走私、运输毒品案。罗某某、陈某某、曹某某运输毒品途中被当场抓获,祁某某在逃一月后才抓捕归案,始终辩解没有参与毒品犯罪。案件属于侦查机关通过技侦线索破案。庭审期间,公安机关补充技侦转化材料,该材料关键细节与结合同案犯指认的细节相互印证,综合全案证据,足以认定祁某某参与走私、贩卖毒品的犯罪事实,遂以“零口供”依法判处祁某某无期徒刑。  

三、完善毒品案件证据制度  

毒品案件的特殊性,司法实践中瑕疵证据显现出“常态化”趋势。这个“常态化”的非正常、非理性趋势,不仅说明程序公正原则未在司法实践中得到贯彻执行,而且这种违法或失范行为长期存在,必然破坏法律秩序与价值追求而损害司法公信力,必须从司法理念、证据审查与证据收集上根除。  

1、切实转变司法理念。“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确保侦查、审查起诉的案件事实证据经得起法律的检验。全面贯彻证据裁判规则,严格依法收集、固定、保存、审查、运用证据,完善证人、鉴定人出庭制度,保证庭审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公正裁判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了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方向——以审判为中心。改革正在稳步推进,这是党从推进严格司法,保证公正司法,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现实需要和长远考虑作出的重大决策。毒品案件的侦破不是以抓获人、缴获毒品和毒资为目的,还要全面收集证据,将行为人绳之以法。因此,司法机关和办案人员在办理毒品案件中要树立和坚持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理念,全面落实无罪推定、证据裁判、疑罪从无、非法证据排除等法律原则和制度,依法打击毒品犯罪。  

2、严格证据审查标准。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对刑事诉讼证据提出了新的要求。一是全面推行庭审实质化。证据调查、定罪量刑等都必须在庭审中进行,法官的裁决基于庭审中证据调查、法庭辩论的结果而在庭审中作出。凡是进入庭审中的非法证据将被排除,瑕疵证据也会被有条件地排除。法庭对收集证据的程序等问题存在异议,包括发现的瑕疵证据,侦查人员负有说明义务,不能作出合理解释、不能及时补正的证据将不被采用。裁判结果形成于法庭之上,将改变以庭审之前收集的证据为定案依据的侦查为中心的倾向,与其不相适应的证据制度和不规范司法行为,都需要作出调整和改变。  

3、围绕审判收集证据。毒品案件侦查部门要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模式,研究出台毒品案件证据收集指引,指导一线办案人员从侦查环节开始所有的证据都要为庭审作准备。一是要及时取证。证据具有可变性,毒品案件中如尿检、指纹提取、生物检材等若不及时收集,极易因人为或自然因素发生变化甚至消失。二是要合法收集证据。新的刑诉法规定了非法证据的排除规则,审判为中心模式下,证据收集程序不当,一旦被排除,再有力的证据也都没用。三是要全面收集证据。侦查初期,案件的真实情况往往还没有全部浮出水面,以往侦查员往往根据自己办案的经验,把自己认为有用的证据进行收集,自己认为没用的证据就不收集。这样往往随着案件进展,往往出现前期该收集的证据没有收集,有些已经错过收集机会而无法再补充收集,影响案件的侦查。同时,收集证据时还要注意收集嫌疑人无罪、罪轻的证据,避免冤假错案的发生。  

 

参考书目:  

[1]江必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理解与适用》,中国法制出版社,2013.1。  

[2]万毅:《论瑕疵证据》,《法商研究》2011年第5期。  

[3]丁娟:《非法与瑕疵:证据排除的新适用》,《浙江工业大学学报》2011年第10卷第3期。  

[4]黄海威,朱东进:《瑕疵证据的证据能力》,《杭州商学院学报》2003年第4期。  

[5]陈瑞华:《论瑕疵证据补正规则》,《法学家》2012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