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审判实务 >> 调研报告 >> 正文
【腾冲】腾冲市法院近三年来民事案件调研情况报告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02日 17:09  浏览:   字体:   作者:李维强  来源:  打印正文

当前,受宏观经济形势影响,腾冲法院所受理民事案件数量呈逐年增长态势,特别是自立案登记制实行以来,案件增幅更呈陡增趋势,其中,又以涉房地产、民间借贷及农民工劳务纠纷案件增幅较为明显。对此,腾冲法院组织该院民事审判一庭、二庭及各人民法庭,对三年来该院受理民事案件情况进行专题调研,现将调研情况简要报告如下: 

一、案件基本情况 

2014年,法院受理民事案件2097件,立案标的金额11594.38万元,审结2095件,结案标的金额10933.48万元,增幅分别为10.14%、-13.25%、13.61%、47.19%;2015年,法院受理民事案件2910件,立案标的金额22019.85万元,审结2837件,结案标的金额19254.82万元,增幅分别为38.77%、89.92%、35.42%、76.11%;2016年,法院受理民事案件3245件,立案标的金额46402.23万元,审结3088件,结案标的金额46523.76万元,增幅分别为11.51%、110.73%、8.85%、141.62%;2017年1—4月,法院受理民事案件1096件,立案标的金额15546.60万元,审结917件,结案标的金额8612.05万元。 

可以看出,在民事案件数量及标的金额逐年增长情况下,案件数量以2015年增幅最大,收、结案数量均增长近4成,案件标的金额以2016年增幅最大,立案标的金额比上年翻番,结案标的金额增幅更高达141.62%。 

二、法院审理案件中遇到的问题 

(一)涉房地产纠纷案件。 

1、案件数量剧增,标的额大。三年来,法院受理涉及房地产案件数量多达550多件,涉案金额上亿元。且该类案件涉案人数多、审理难度大,比如“越州文化(天成商业街)”项目,因逾期交房,引发业主诉讼纠纷133件,“南门外”项目也因逾期交房引发诉讼纠纷208件。 

2、事涉多方利益,矛盾尖锐。由于案件涉案人数一般多达几十甚至上百人,其中既有购房户、农民工,也有民间借贷的出借人,还有一部分系施工企业和材料供应商,一旦利益受损,极易引发群体性事件。如徐昌友挂靠保山城南建筑有限公司承包工程,后携款潜逃,致使农民工工资无着落;再如曲石镇“雅居乐”项目,因存在大量建筑工程层层转包的情形,且用工主体变化大,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时,要花费大量时间来查找确定的用工主体,造成农民工举证难,法院查证难,影响最终的审理和执行。 

3、案件覆盖面广,类型宽泛。目前,部分房地产企业经营困难引发纠纷案件的类型主要包括以下几种:一是房地产开发商项目资金不足、资金流向不明、工程进度等没有监管,同时开发商向社会融资呈现多样化,且存在违法违规问题。以“南门外”项目为例,因开发商资金链断裂中途停工造成工程烂尾,不能向购房者交房,所引发房地产纠纷案件208件,涉案金额达7387.87万元,其中涉及租赁合同纠纷案28件,实际性质为购房者认购期房,开发商返还租金,由于涉嫌非法集资,购房者最终既得不到房屋,也难以追回购房款,银行按揭贷款也难以收回。二是开发商未充分考虑现实情况,为达到融资目的,在合同中虚报交房日期,最终未能按期交房。如“越州文化”项目,因腾冲看守所、武警内卫中队不能如期完成迁建,最终延期交付土地,导致开发商未按时交房,引发诉讼纠纷133件,涉案金额200余万元;另有“古茶墅”项目所涉及纠纷6件,涉案金额391.74万元。 

4、诉讼双方激烈对抗,调解困难。经营困难的房地产企业大多管理混乱,一旦形成纠纷,诉诸法律后,往往采取消极的方式应诉,法定代表人不出面,而授权处理诉讼事务的委托代理人因没有赋予相应处置权限,而在诉讼中无法表态。也有的房地产企业法定代表人为避免在进入法院的执行程序后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影响自己以后向银行贷款、乘坐交通工具受限而将法定代表人变更为不是股东或出资之人,导致变更后的法定代表人有名无实权,这些情况导致人民法院无法居中调解。而且在此类诉讼中,原告一般抱有早诉讼、早调解或早判决,以争取早执行,尽可能减少损失的心态,因此在诉讼中往往申请人民法院进行财产保全,而房地产公司一般系多个案件债务人,已资不抵债,原告希望通过财产保全减少损失的预期破灭后,导致双方诉讼对立进一步加剧。 

(二)民间借贷案件 

1、借贷金额大幅增长。2015年,我院共受理民间借贷案件326件,立案标的2565.63万元,审结304件,结案标的3908.47万元;2016年受理民间借贷案件335件,立案标的9637.22万元,审结341件,结案标的9809.02万元。在案件基本持平的情况下,案件标的金额呈现大幅上涨态势。 

2、交易习惯涉嫌违法。在民间借贷领域,有一些交易习惯为法律所禁止。如部分出借人采取将利息写入本金的方式,以达到变相获取非法高额利息的目的。而在书面的借条或借据中,出借人事先规避了法律,一旦发生纠纷,借款人无法提供有效证据。如某案张某向李某借款10万元,利息为月利率3%,借期一年。在借款时,一年的利息36000元就已经从本金中扣除,但在张某出具给李某的借条中就没有说明,直接记载借现款10万元,而张某实际只向李某借到64000元本金。一旦双方发生纠纷,李某向法院主张10万元本金及相应利息,而张某没有相应的证据,法院无法查明真实情况时也只能依照借条或借据裁判。 

3、高利贷现象严重。虽然法律及相关司法解释明确将超过年息36%的利息约定确定为无效。但是,在实际的借贷关系中,高额甚至超高额利息普遍存在。 

(三)农民工劳务纠纷案件 

1、确定主体难。在提供劳务过程中,用工主体存在层层分包的情况,很多用工单位将建设工程或矿山业务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个人,而分包者由于自身没有固定的职工,便自行招募劳动者,劳动者与用工单位不签订劳动合同,与分包者建立了雇佣关系,一旦相关利益受损,责任主体自身也不具备抵御风险的能力,必然导致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情况发生。除曲石镇“雅居乐”项目系列案外,仅中和法庭2017年所受理的33件劳务合同纠纷中,因违法分包导致的纠纷就达28件。 

2、调查取证难。以建筑行业较为明显,由于建筑行业往往是以一个工程或某项工程具体施工业务为用工周期,为其打工的农民工流动性大,绝大多数未签订劳动合同,加上层层转包,工程中途变换承包人、合伙人等,有的农民工自己也搞不清在为哪个“老板”打工,造成农民工举证难,法院查证难。以曲石法庭为例,自2015年以来,该庭两年共受理劳务争议案件共计138件,占法庭受理案件数量的26.5%,大部分均需多次查找取证方能确定案件事实。 

3、及时结案难。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案件,一般都是经过多次解决无果才到法院来。诉讼中,用工单位或个人,利用自身强势,充分利用诉讼程序、期间,合法地拖延诉讼。农民工往往是官司打得起拖不起。处于弱势一方的劳动者也难以牺牲自己的“血汗钱”来与强势的用工单位或个人达成调解协议,及时结案的难度可想而知。 

4、实际执行难。在案件执行阶段,被执行人因财产情况发生变化或财产灭失,导致农民工工资在判决后仍无法兑现。以2016年105名农民工诉被告石光杰及中亨公司系列案为例,法院虽及时组织双方调解并达成协议,但因石光杰名下无财产可供执行,直至2017年初在各部门配合下才得以将其一套房产纳入司法拍卖程序,但该房产已抵押给银行,法院在拍卖后须优先偿还银行贷款后,剩余的部分方能按比例分配给农民工,导致农民工工资无法足额兑现。 

(四)其他类型案件 

1、分家析产及继承案件。随着腾冲旧城改造步伐加快,分家析产类案件增多,在法院受理的26件此类案件中,主要问题包括:一是证据难以收集、案情难以查清。因多数争议房产为祖父辈遗留,之前未进行分家析产,且时间跨度长,如徐建兰、徐建英与徐建芬、杨正安分家析产案,其父1975年死亡至今已有40多年,导致法院在受理案件后对案件事实难以认定;二是送达困难。由于多数案件当事人居住在不同市、县,甚至旅居国外,造成法院文书难以送达。如金承光、金晓、金承巧、金维芳、金维湘诉金维留分家析产纠纷案,当事人就居住不同县、市,不但造成送达困难,也影响了案件事实的查清。三是随着地价、房价的上升,当事人期望价值大,难于调处。 

2、猴桥“1.03”系列案。2015年,受缅甸军事形势影响,发生我国伐木工人被扣事件,其中,多数被扣工人、驾驶员均为我市各乡镇务工人员。事件发生后,由于车辆在缅甸被扣,无法确定受损价值,政府部门曾组织双方进行调解,我院猴桥法庭也通过确认人民调解协议的形式,进行司法确认此类案件87件,涉案金额1100余万元。“1.03”系列案虽经调解后暂时告一段落,但由于绝大部分财产如运输车辆、挖掘机等已被缅甸地方军没收或不知下落,截至目前仍有多数案件未能履行,下一步即将转入起诉或执行程序,如何妥善解决这一问题,仍需审慎处理。 

三、化解矛盾纠纷的对策与建议 

(一)房地产纠纷案件 

腾冲房地产企业经营困难引发与之关联的矛盾纠纷,不仅危及银行信贷和合法债权人资金安全,损害合法购房户权益,而且扰乱房地产市场交易秩序,危及社会和谐稳定和经济健康发展,亟需多措并举,综合治理。为此,我们建议,应强化对房地产开发企业的动态监管,加大对违法违规企业的清理力度,促进房地产开发企业规范市场行为。 

1、加强银行信贷审查。银行在审查按揭贷款时,严格审查借款人主体资格,对于开发商企业本单位员工申请按揭贷款的要严格审查,防止开发商以假按揭骗取贷款。金融监管部门要加强对银行按揭贷款的监管,防止开发商利用虚假房屋买卖合同实施贷款诈骗犯罪 

2、加强对房地产交易市场监管。一方面,提高房地产开发市场准入门槛,防止自有资金有限的企业单纯依靠银行项目贷款、按揭贷款以及民间借贷方式从事房地产开发;另一方面,通过随机抽查、电话访问等方式核实开发商报送的交易备案信息,防止其炒作房价,并将炒房等不良记录情况纳入房地产开发企业资质等级评定指标体系,加大对房地产交易市场的监管。 

3、加大对违法犯罪行为打击力度。公安机关要加大对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房产开发企业负责人、恶意债权人以及虚假网签行为等的打击力度,切实保障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4、构建长效机制。要建立健全防范房地产开发风险的预警机制、联动机制和长效处置机制以及对违约房地产企业的惩戒机制。房地产、国土、建设等主管部门要通过开展经常性的房地产市场整顿,努力营造“有信者荣,失信者忧”的市场氛围,促进行业自律。 

(二)民间借贷案件 

1、立足法院自身,做好相关审判工作。一要严格界定罪与非罪的界限,杜绝虚假诉讼和“问题借贷”案件裁判的发生。二要在“书证效力优先”的证据规则基础上,综合判断认定借贷事实。三要规范借贷利息。借贷本金所有的借期收益和逾期收益,均应当以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4倍为限。超出部分或冲抵本金,或不予保护。四要规范担保。通过明确法官审判此类案件时的裁判尺度,便利当事人诉讼,避免同类案件在不同法院、不同法官间审判结果大相径庭,维护司法权威。同时加强法官释明,实现审理一案、规范一片的效果。 

2、加强监管,密切关注民间资本的流向。监管部门应定期采集数据,分析民间借贷的主体、规模、流向、利率等因素,向群众宣传风险意识,避免资金密集集中,有时出借方的风险和利率过高,会加大借款人收回本金及利息的风险;加强信息共享渠道建设,人民法院、人民银行应建立联系、沟通途径,加强对投资公司、寄售行、担保公司的管理,防止高息融资或者非法从事高利贷活动;对同一原告、同一被告卷入多个诉讼的情况,应引起高度重视。同一原告多次起诉的,审查其资金来源、是否从事高利贷活动或者专门发放借款,有无其他违反金融法规的行为;对同一被告多次被诉的案件,审查其借款来源、借款用途等,及时反馈,并且把民间借贷中信用状况不良的个人或者企业列入信用黑名单,以保障民间资本的有序运转。建议政府组织人民银行等部门,联合对民间资本的流向进行专门的调研,及时应对,避免出现金融突发事件。 

(三)农民工劳务纠纷案件 

1、加重拖欠工资的违法后果。因违法成本太低,用工单位不断出现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现象,这是不争的事实。建议按照劳动合同法规定,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同时若能从立法上进一步明确加重工资的法律后果(也即违约责任),不单解决了法院办案的难题,而且也是从根本上解决和防范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最直接、最有效的重要法律手段。 

2、加强相关行政部门、监督、预防的职责。主动介入、指导用人单位规范用工、引导企业不断提高人员管理能力。组织企业进行相关劳动人事工作相关培训,降低劳资矛盾风险,帮助企业自主解决劳动争议。 

3、加强各相关部门的沟通协作,充分运用多方力量,如公安部门、信访部门、社区等互相配合、协作,妥善处理,依托工会、行业协会的力量,积极有效的调处矛盾纠纷。 

4、充分发挥审判职能,在审判环节认真落实司法为民,保护劳动者诉权,提高审判效率,深入细致组织双方进行再调解,引导双方当事人协商解决矛盾纠纷,对无法调解的案件及时判决,切实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